最近陪朋友去相亲,内容就是大家坐在一起吃吃饭、聊聊天,让他们彼此了解一下,相亲的对象是位男士,给我印象深刻。

虽为配角,但感悟很深,此人初次见面就惊到我了,情商很高,言谈举止非常老成,性格十分开朗,席间高谈阔论,不停的灌鸡汤,内容就是自己如何努力的赚钱,在工作之余还往死里赚钱,现在有房有车,工作稳定之类的,俨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样子,不得不说他的演讲相当有感染力,我连插话的机会都没有,我不得不问自己,像他这样的人,还需要相亲吗?

和他同龄,而我已经结婚有女儿的人了,但是明显感觉此人的阅历、社会的见识都在我之上。和他相比,我觉得自己除了没有糊口的一技之长外,更缺少他那种对金钱的渴望。有时候觉得自己挺无欲无求的,也太安于现状,有着一份稳定的工作,每天挣着死工资,这种生活曾是我向往的,安于富不起来,但也穷不死的现状。刚大学毕业的时候,也经历过一段苦日子,但是现在想想,这些还真不算什么?那时候拿1000多块钱工资,照样过的很潇洒,而现在虽然工资不再是当年了,但是却觉得怎么钱不够花了?

结婚之后有了家庭,有了女儿,不再像以前单身那样子潇洒了,很多时候要计划的花钱,自己又不会理财,更不会生财,这也是我目前在思考的问题?想想自己这一路走来,很多时候还是欠思考,没有目标,不知什么最适合自己,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?读书的时候挤独木桥,毕业之后又加入了各种考试大军,皆为随众。

我就是一个小镇上长大的人,格局不高,小时候看到的世界很小,在我小时候的印象里就是读好数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,音乐、美术、舞蹈这类兴趣班在我小时候的世界里根本不存在,所以注定自己与这类行业无缘的。

记得自己小时候还算聪明,没上学之前就能背很多唐诗,会写一些字,而且记得当时央视天气预报的城市顺序我都能背下来,刚上小学的时候比很多同龄的孩子要显得聪明,其实只是早接受这些罢了。小学的时候经常拿双百,尤其是语文很好,拿过作文比赛的奖,由于是镇里,到了小学六年级才接触到英语,当时的英语基础没打好。

后来读了初中,也拿过全级前几名,但毕竟是镇上的初中,除了语数英,其他科目相当不被重视,还分什么主科和次科,很多人心里就认准了语数英这类主科,觉得其他科目没有用,当时我对政治、历史、地理、生物之类的课非常感兴趣,别人不学,我还是学,老师不好好教,我就自己看课本。

从小爸爸在我房间里挂了两幅地图,一幅是中国地图,一幅是世界地图。这也是我地理的启蒙教育,当时的我一直有看地图的习惯,每天找地图上各种的国家和首都,很多欧洲小国和中亚的国家我小时候都记得住,那时候也没有电脑和互联网,这是我获取知识的唯一途径。

还记得上初中的时候,我们班分配来一个是真正学生物专业的老师,之前很多所谓的生物课都是别的科目的老师代上的,根本不专业,她讲的很好,那时候就对生物这门学科充满了兴趣,记得那时候刚接触互联网,我就在网上查找生物相关的网站。

初中阶段这类的科目我考试基本都是第一第二的,不是自己多聪明,而是在镇上没有人重视这些科目,包括很多老师在内,大家都觉得语数英和物理化学这些才是最重要的。

在后来考上了市里的高中,也在所谓的重点班,但我依然对这些科目十分感兴趣,当时考试,这些科目的单科排名我基本都能排到全级前几名,所以全部的科目的排名我还是很靠前的,但是由于我的英语很差,只排语数英的话我基本排到全级100多名了。

高中的时候的生物老师很喜欢我,不是因为我多聪明,而是因为我是全班最喜欢生物课的人,每次上课我都很认真的听,跟着老师的思路走,同时也是问问题最多的人,在高中阶段我最喜欢的应该是生物和地理,其次是语文和数学,历史和政治,化学和物理。

高二分了文理科,生物去了理科,地理去了文科,而我却选择了物理,对的,一个成绩最不好的,自己也不是很喜欢,而且竞争最大的科目。当时很随众,看着班上学习比较好的同学都选择了物理,而且当时男孩子读理科的观念深入人心,很多人也说读理科吧,理科好就业,抱着这种心理,我就选择了物理。

即使物理不好,我还是去了物理重点班,当年我们的高考是3+X+综合科目的模式,3也就是语数英,X就是你选择的专业科目,而综合就是如果你选择文科就是政史地,理科的话就是物化生,所以自己的优势完全没有了,在班上也只能排到倒数前5名左右,除了语文,我不再有优势了,虽然成绩在班上靠后,可是我的语文成绩在班上还是数一数二的,作文经常被老师当作范文来读,但是英语满分150分,我一般只有80多分,都不及格,偏科太严重,人家英语一科就能秒杀我了。

高三这阶段也是自己最叛逆的时期,由于自己学习成绩不再好了,也和班主任对着干,班主任对着全班学生说放弃我,希望我不要在课上睡觉影响别的同学,所以我就跑出学校,在街上乱逛,却旧书摊看各种各样的书,去网吧通宵白天睡觉,在高三最冲刺的阶段我颓废和堕落了,因为我觉得自己永远不可能成绩上升了,永远在班里是倒数的了,即便这样老师还当着我父母面说,你孩子考个二本头还是没问题的。

到了报考的时候,心里想着能去外省读书就好,也许年轻都有去远方的梦想吧,当时想去南京、成都的大学,但又感觉自己的成绩飘忽不定,很多学校都应该考不上的了,自己才知道自己当年选择物理是错的了,高三时候偶遇当年的生物老师,她知道我读的是物理,很惊讶的问我为什么不选择生物呀?我哑口无言。

第一年的高考可以说是失败的,只考了个2B,广东省外叫三本,现在好像统称为本科,就是学费特别贵的学校。收到通知书的时候,专业好像是网络工程,一点喜悦也没有,因为我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能考个二本吧?但事实是我比我想象的还要差。班上很多的同学都考上了中大和华工、华农、华师、暨大、汕大之类的重点院校,心里多少还是羡慕嫉妒恨的。那时候的痛苦和落差可想而已,所以我有意疏远班里的同学,各种聚会也不参加,因为我觉得自己和别人比太差了,见面也只会让自己更不开心。

不甘心选择了复读,对于曾经的高中充满了仇恨,也觉得回去再复读没面子,就去了临市的一所高价高中,那所高中没有所谓的“高四”,也就插到应届生的班里去,刚开始成绩很好,到后来人家应届生逐渐赶超,感觉自己又打回了原型,成绩在班里只是中游水平,在那所高中我看到的是各种炫富,各种有钱人的生活,内心又一次自卑了,很多东西对于我这种小镇青年来说简直是奢望,比如说ipod,第一代的iphone,各种零食和限量版的球鞋等等。

于是我又一次堕落和放弃了,每周休息的时候我就游荡在这个陌生城市的每个角落,白天去书店看书,晚上去网吧通宵变成我的常态,每天都想着能出去多好,哪怕能去公园待着,躺在草地上也行,心野了,就是不想呆在学校,快到高考的时候,简直度日如年,只希望高考快点来,有点受不了这种煎熬了。但是语文成绩还是数一数二的,语文的作文依然在班里被老师读出来,语文老师是一个退休返聘的老头,声音很沧桑,驼背不高,但对我特别好,我总是爱和他交流各种各样的问题。

结果总是这么耐人寻味的,第二年的高考和第一年一模一样,同样是三本,只是录取的学校和专业不同了,一年的时间等于白费。回到学校拿通知书的时候见到语文老师,我跟他说我还想复读,他很生气,轻轻的踢了我一脚说,还复什么读,去读大学吧。那一刻的夕阳洒在他微驼的背上,他那无奈和惋惜的表情,我此生难忘。

其实这些陈年旧事早已过去,但每每想起都觉得当初的选择物理挺傻的,可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吃的。那时候自己真的不知道自己长大要做什么?对自己的人生没有规划,更多的是随着别人的步子走,别人怎么走我就怎么走,从不问自己内心究竟喜欢什么?你的特长又是什么?

感谢那些我当年喜欢的科目和老师,没有这些宝贵知识的积累和老师的教导,也不可能有我今天,这笔财富,远比高考、成绩、名次这些重要的多,因为它们会陪伴我一辈子的。

我感谢那段日子走过的弯路,让我精神得到了磨砺,最终从堕落中走出来,正视了自己,我还是那个普通的小镇青年,也许今日我依旧格局很低,我依旧世界很小,我依旧不优秀,我依旧不会挣钱,我依旧没啥出息,我依旧不会言谈和交际,我依旧唯唯诺诺,我都欣然接受了,我都敢面对如此不堪的自己了,我还有什么不敢面对的呢?

以上反面教材,愿与诸君共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