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加载今日诗词....

死水 青春 已逝

以前我很少形容自己的生活状态是一滩死水,那时候,我至少还有幻想的本钱,我憧憬着自己的未来,幻想着自己幸福的生活,其实那种要求不算奢侈,我只是想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不在乎钱多钱少,能住上自己的房子,遇见爱我和我爱的人,可是,目前没有一件实现的。

人最可悲的事情是总觉得自己很与众不同,包括自己的想法,但事实,你在生活面前,你在现实面前,你什么也不是,你普通得不能再普通,没有人在意你的想法,你就是犄角旮旯里面的一只蚂蚁,没有人在乎你的存在,更没有人在意你走路的姿态,这就是你屌丝的命,有时候,人一生下来,就决定了很多东西,就相当于有的小孩,坐在200平方的房子,吹着空调,玩着ipad,而有的小孩,却只能在赤着脚丫,顶着烈日,在街边玩泥巴,捡树杈。

这个世界没有平等的东西,所谓的平等都是骗人,因为人性当中是不希望平等,人都喜欢对比,都喜欢从对比中找到自己的优越感,优越感不是与生俱来的,而是比较出来的。

每天我都要顶着正午的太阳,走在一条笔直的路上,旁边是一个很大的小区,阳光不能叫明媚,因为我没有那份心情去欣赏,我只觉得自己在被灼烧,自己在被干枯,所以我只能加快自己的脚步,我的头必须要低下,因为我望不到天空。

当我看到我身旁一个个妙龄女子,驾驶SUV,从我身旁呼啸而过的时候,我又一次拷问自己,你什么时候能拥有一辆自己的车,哪怕那是一台奥拓,其实我慢慢发现,作为一个男人,我在女人面前是很不自信的,因为她们有太多的优秀让我无法驾驭,就相当我只能跟在车后闻尾气,而无法坐在里面享受舒适,我知道以我现在的状态,就算我十倍的努力,也无法开着车,和她们并驾齐驱。

每天做着重复的工作,有我在,可以免去清洁阿姨和保安的工作了,全由我一人负责,我尽量安慰自己,这是对我的锻炼,这是让我去吃苦,我必须哭着笑。尽管我活在别人眼皮底下,尽管我忽视别人藐视我的眼光,尽管当别人指着我骂的时候,我以微笑面对,尽管我弯下腰去捡别人撕掉的纸片,尽管我每天抄着别人的晨会记录,尽管我每天重复着先生、小姐的称呼,尽管我每天用废纸折了无数的飞机……这就是我的工作的全部。

我想找个人去倾诉,尝试着让别人去理解我这份工作的辛酸与寂寞,但我很少能获得共鸣,我知道有很多感触要自己去体会,要自己去品尝,尽管很苦涩,也要自己吞。和别人分享快乐容易,但和别人分享痛苦就很难,因为往往痛苦比快乐复杂,痛苦比快乐更有滋味,痛苦比快乐更深层次。

当我每天拿着拖把,一步一步拖着地的时候,那一刻我在思考人生,我在思考我这操蛋的人生,我尽量拖得认真,不在乎旁边的眼神,也许,那一刻我脱俗了,又或许,那一刻我真的沉沦了,再也站不起来,我知道被生活打败之后,是很难再站起来的了,一个人其实就是一副躯壳,只有充满理想和斗志,拥有自由和快乐,这个人才算真正的活着,此刻我不知道我是什么状态,我只想时间快点过,让我拥有那片刻的自尊。

《北京青年》的何东,当他辞了公务员工作的时候,他骑着他那辆电动车,屁颠屁颠的在路上跑着,满脸的笑容,站在天桥上,放声高喊,啊的那一刻,我知道他是真的快乐,他解脱了,他自由了,他终于为了他自己活着了。

我非常理解何东的做法,确实,我们很多人长这么大真的是为父母而活,父母希望我们考上大学,所以我们就拼了命考上大学,父母希望我们工作,所以我们就低三下四,委曲求全去适应社会,父母希望我们结婚,所以我们跑去相亲,然后结婚生子,然后就是一辈子,所有的一切都是希望父母开心,让父母有面子,大多数的人都是走这个过程,只是有的人走的比较好,有的人走的比较坎坷,这就是我们的人生,若干年过去了,当我回首的时候,却发现我们再也记不得青春是什么样子的了,似乎我们从未走过。

好久了,这样的日子我也过了好久了,最近我一直在问我究竟喜欢做啥?我最初的理想是什么?我有做过疯狂的事情吗?答案全是否定的,我忘了自己的理想,我忘了我的追求,我迷失人生的方向,我变得无欲无求,我堕落了,一切都变得模糊,变得不知所措,前方在哪里?向左走还是向右走,我无法权衡,我多么希望前方有盏灯,哪怕灯光很暗,我想我会奋力跑上去,紧紧的抓住最后的青春。

灵魂和躯体没有一个在路上,我只能游荡在这个我没有归属感的城市,戴着这副躯壳,拖着沉重的步伐,用一双迷离的眼神,去扫视我的周遭,然后写下这段不知所云的文字!

如同死水般的青春,慢慢消逝,我,依旧在原地,去诉说最初的那份美好……

暂无评论
发表新评论

* 号为必填项